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商芮x贺璨(我愿意当你背后的男人...)(2 / 2)

向银河靠近 蒋牧童 21730 字 10个月前

"那边那支是野薄荷乐队吧?"贝斯手突然低声说道。

商芮抬头了过去,这支乐队名气还挺大的,但没想到居然也会来参加这个节目。

她性格稳得住,不会轻易显露在脸上。

反而是其他几人不禁有些担忧。

"这种乐队都来了,咱们能面试得上吗?"

"就是啊,我们该不会是炮灰吧。"

直到商芮淡声斥道:"闭嘴,好好想想待会自己的表演,别人跟我们无关。"

其实乐队里面,商芮的年纪反而是最小的,她是之前乐队主唱离开之后,后加进来的,但是她好像天生就能适应大场面。

同样是第一次面对大场面,队伍里的吉他手会弹错音,鼓手会漏拍。

但商芮永远是最稳定的那个,现场从来都是稳定的发挥。

即便是经纪人都不得不承认,纸飞机乐队里面,商芮才是那个提高上限的人。

当面试结束时,商芮微喘着粗气,着对面的工作人员,都没什么反应。

她也依旧没什么失望神色,只是淡然弯腰,准备谢幕。

不想,掌声在此刻突然响起,迅速感染了整个现场。

"表演的真的很不错,"此时一个男人站起来,朝着这边走过来。

经纪人上前,小声对商芮说:"这就是节目制作人。"

商芮客气与对方问好,制作人似乎对他们的表演很满意,还笑着夸赞道:"本来我还怕你们是没上过节目的乐队,会比较怯场,但是没想到,你作为主唱的台风这么好。"

他满意望着商芮,笑道:"来这回是我走眼了,你确实是在舞台上大放异彩的主唱。"

商芮似乎听出他话里的其他意思。

她突然低声说道:"请问,是不是有别人推荐过我?"

制作人也没想到她会这么问,片刻惊讶之后,倒是笑了粉扑-儿文=~學)下:"确实是,不过你既然问了,也应该猜到是谁了吧。"

商芮点头:"我大概猜到了。"

"我这个朋是那种嫌麻烦,绝对不会轻易开口求人的大少爷,但是他为了你头一回向我开口,"制作人笑了粉扑-儿文=~學)下。

他不知道这个主唱跟贺璨是什么关系,但是贺璨能为她说话,想来两人之间肯定有点儿什么,又或者是贺璨对人家姑娘有想法。

不管是哪种,制作人都不介意推兄弟一把。

走出面试现场,其他人都在等车子来接,商芮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

上次在民用机场相遇时,两人互留了电话。

只是她打了电话,那边却没有接通。

一直到商芮回到酒店,手机才响了起来。

"喂,"商芮立马接通电话,低声开口。

对面的人先是笑了粉扑-儿文=~學)声,这才轻声喊道:"商芮。"

商芮:"是我,我正在北京参加节目面试?"

"面试结果怎么样?"贺璨问道。

商芮轻声说:"挺好的,而且下周就开始录制第一期节目了。"

贺璨:"那真是太好了,恭喜你了。"

商芮想了下,还是说:"你在哪儿?我要是回厦江的话,能请你吃饭吗?"

不等对面说话,商芮又开口了。

"这次不是关东煮,是正经吃饭。"商芮说道。

贺璨忍不住又笑了粉扑-儿文=~學)声:"和你一起吃关东煮,我也开心。"

这句话不得不说,真的是暧昧到了极致。

商芮的心脏猛地狂跳了起来。

她从未谈过恋,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但是在这一刻,她有种奇妙的感觉,那种心脏为一个人而加速快跳的感觉,大概就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喜欢吧。

只是这种话,她并不想在电话里说出来。

反而是贺璨又说:"我昨天刚到美国来出差,可能要在这里一个月,你到时候还会在北京吗?"

商芮摇头,但想到贺璨不见,立马开口说道:"不一定,要节目录制的时间,我们酒吧也有表演,不会一直在北京。"

贺璨表示明白:"那等我回国,再联系你。"

"好。"

之后一个月,两个人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竟然都没有给对方发消息。

但是商芮的手机日历上,却有一个日期,是被她标红的。

就是贺璨说过的,那个他一个月后,会回来的时间。

正好,一个月之后,商芮又来了北京,只是这次是来录制之后第二期的节目,录制期间她的手机一直由经纪人保管。

当几天下来,她到手机时,才发现贺璨发来的一条微信。

贺璨:【我回国了。】

商芮立马拨通他的电话,过了会儿,那边接通。

商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今天吗?你现在在哪儿?"

她一连串几个问题,贺璨也并未觉得她问的太多,反而觉得心头有股东西,被硬生生压抑了一个月,在听到她的声音时,快要爆发了。

贺璨:"我昨天回国的,直飞北京,我下飞机就给你发了个消息。"

商芮这才注意到,这条消息是昨天的。

她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没注意。"

贺璨问她:"你住在哪个酒店?方便我来找你吗?"

商芮想了下,她住的酒店是节目组安排的,不仅有自己乐队的成员,还有其他乐队的人。

她的沉默,也让贺璨明白了。

他立即说:"没关系,等你回厦江,我们再约。"

"你介意我来找你吗?"突然商芮开口。

贺璨微微怔住,大概是没想到她会主动这么说,等意识到自己的沉默太过不礼貌,他立马连声说:"当然不介意,我派车来接你。"

"不用,我打车就好。"商芮立即说道。

半个小时后,商芮乘坐的网约车,停在了四季酒店门口。

她刚下车,就听到一个喊声:"商芮。"

商芮回头时,见站在酒店大门附近的男人,此时已近五月,但北京并不算很热,他穿着一件条纹衬衫,整个人显得儒雅又俊秀,那双眼睛望过来时,显得深邃又多情。

商芮朝他走过去:"你怎么下来等我?"

"我怕你找不到,"贺璨说。

两人说完,便沉默了下,只是贺璨很快说:"要不我们先上楼。"

商芮点了点头,跟着他朝着电梯走去。

两人肩并肩,并未说太多话,直到两人进了贺璨的房间。

当房门打开时,里面的灯是开着的,商芮刚跟着进入,突然周围一片黑暗,她微眨了眨眼睛,就感觉身边有人靠近。

而她顺势抬手,拉住面前男人的衣襟,抬头凑了过去。

也不知是谁先动,或许是同时动了。

贺璨双手捧着她的头,低头吻了下来,没一会儿,商芮整个人也压在门板上,她的手掌也顺势拉起他衬衫的下摆。

谁都没说话,因为嘴唇早已经彼此贴合,用力吮着对方的唇。

房间里的空气也开始变得粘滞而灼热,连心头的火都有种越烧越烈的感觉,两人积攒又压抑了一个月的思念与挣扎,都在这一刻彻底释放。

成年男女之间,本来就没什么顺序可言。

直到商芮手掌被紧紧握住,贺璨正欲低头,她才发出第一个声音:"别。"

只是她一开口,险些把自己吓到。

她一向清亮又略带些冷淡的声音,居然是那样妩媚又娇弱。

贺璨似乎也第一次听她这样的声音,脸颊再次贴近她:"怎么了?"

"明天还要录制。"

商芮想要调整自己的声线,她是搞乐队的,这应该对她很轻松。

但她没想到,再开口,依旧是那样柔媚入骨的声音。

很快,她被带离了门口,两人边走边朝着床边方向,直到她倒在床铺上,很快贺璨再次俯身上来。

商芮什么都不想,什么也没问。

她顺从着自己的心,想要拥有眼前这个男人。

直到第二天,贺璨醒来时,发现身边的床铺早就空空如也。

伸手一摸,凉的彻底。

他有些发笑,却也不恼火,慢悠悠穿起衣服。

下午,大家正在录制节目时,突然有场务拎来饮料,说道:"几位老师,你们要喝什么?"

"这是谁请客啊?"鼓手问道。

场务惊讶着他们:"不是商芮老师请客吗?"

众人齐刷刷向商芮,贝斯手立马:"可以啊,主唱大人,偷偷摸摸背着我们准备小惊喜。"

小惊喜个屁。

商芮此时还在忍受身上的不适感,偏偏又要录制节目,压根不敢表现出来。

她哪有功夫搞这些。

商芮正要说不是她时,电光火石间,脑海中闪过一个人。

她问:"是谁送来的?"

"有人送来的,说是商芮老师觉得大家录制辛苦了,请节目组所有人喝饮料,几位老师你们正在录制,所以我特地拿了过来。"

场务又解释道。

商芮立即站了起来:"我先出去一下。"

正好此时是录制休息期,其他人干脆也跟在她身后,想这究竟是谁送的。

商芮出去找了一圈,都没见到那个身影。

她正要打电话,突然见对面窗口站着两个人,俨然是贺璨还有节目制片人。

"我代表全体节目组的同仁,谢谢贺总的探班礼物,"制作人笑道。

贺璨轻声:"都说了,这是商芮准备的。"

制片人一听这话,立马打贺璨:"我说你这算怎么回事?真打算当商芮背后的男人了?"

商芮赶到这边时,好巧不巧正好听到这句话。

贺璨抬眸,两人四目相对,只是他眼底只有笑意,并未露出尴尬。

"哟,商芮来了,"制作人一见正主到了,也不打当这电灯泡,直接闪人。

商芮站在原地,还是贺璨主动走过来,他低声问:"怎么了?"

见她还是不说话,他忍不住说:"是不是我不应该自作主张,以你的名义给节目组买东西?"

"不是,"商芮并非是不知好歹的人。

她深吸一口气,淡声说:"其实你不用在意,我们两个人之间是成年男女的事情。"

贺璨这一下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说不生气还真是假的,他同样声音冷淡下来:"怎么,成年男女之间就可以睡完不负责任?"

商芮:"?"

她是怕贺璨觉得,自己想用这种事帮助他。

毕竟两人之间相差挺大的,他是航空公司的太子爷,她只不过是个地下乐队的主唱,昨晚确实两人都意乱情迷。

但是醒来之后,商芮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反而先怂了,逃跑了。

明明她从未畏惧过什么。

"不是,"商芮闷闷说道。

贺璨冷不丁说:"还是你心底认为,我是个花花公子?"

"当然不是,"商芮也没这么想过。

贺璨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懂了。"

商芮反而被他弄懵:"你懂什么了?"

"你是不是怕节目播出之后,要是你有男朋的事情影响粉丝对你的法"贺璨一本正经。

商芮:"我哪有几个粉丝。"

"我愿意当你背后的男人。"

突然间,贺璨望着商芮,很认真说道。

商芮更加懵逼,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她被贺璨的话逗笑,忍不住偏头向别的地方。

贺璨突然上前,他双手捧着她的脸颊:"那你在担心什么呢?"

商芮此时视线再次转回来,望着他。

贺璨:"商芮,我们是可以对彼此感情负责任的,既然什么都不是,那就别在犹豫。"

商芮似乎也被他的话,说的愣住了。

直到他认真而专注着她说道:"商芮,做我的女朋好不好?"

此时乐队的其他人也正好来找商芮,这是见她出去突然消失,生怕出什么事情。

只是当他们走到商芮时,就见她正和一个俊逸的男人站在一起。

对方刚说完,商芮倾身附了过去,嘴唇吻上了他。

还有一道极清楚而坚定的声音。

"好,男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