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商芮x贺璨(我愿意当你背后的男人...)(1 / 2)

向银河靠近 蒋牧童 21730 字 8个月前

第十五章

吓到她?

商芮听到这句话,抬手撩起耳畔长发,挑眉轻笑:"在你眼里,我就这么胆小?"

贺璨摇头,他黑眸定定着商芮:"不是,我只是怕你把我当成那种挟恩图报的人。"

商芮沉默了。

她听懂了贺璨的意思,他只是不希望自己把她成金哥那种人,以为给自己一点恩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要求她什么。

深夜的风越吹越凉,沉沉夜色笼在两个人的身边。

"前面有家711,里面的关东煮我挺喜欢的,嫌弃吗?"商芮突然问道。

贺璨先是露出惊讶表情,随后他很快摇头:"当然不。"

当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便利店,里面人并不算多,这家便利店离酒吧街已经有些距离,不像在酒吧对面的那家,不管多晚总有不少从酒吧出来的客人,挤挤攘攘。

这家因为离的远点,客人并不算多。

商芮到了柜台,见里面卖的关东煮,长舒了一口气:"我的御赏腐还有。"

贺璨见她眼睛放光的模样,也觉得好笑。

但商芮丝毫不介意,还指了指御赏腐说道:"要吗?"

“要。”贺璨言简意赅。

两人买完东西之后,坐在了便利店的高脚凳上,面前的长桌贴着玻璃落地窗,一眼能见外面大街上的风景。

只是夜深人静,只有偶尔从酒吧街离开的人,从玻璃窗前面路过。

商芮一坐下,便拿出刚才买的湿纸巾,直接对着自己的嘴唇,将唇上的口红擦掉。

湿纸巾上沾满了红色口红,而她的唇瓣也明艳诱人的红变成了淡淡粉色。

擦完口红之后,商芮开始慢慢品尝面前的关东煮。

"我第一次吃这个的时候,还挺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腐,"商芮随口闲聊。

贺璨偏头着面前的姑娘,她起来是那样冷艳到不可方物,本以为她的性子也跟她的长相一样,充满着距离感,但是此刻她又像个邻家女孩一样,随口闲聊,充满温和。

跟之前在舞台的那个光芒万丈的乐队主唱,是那样截然不同。

贺璨想起她曾经的身份,不由好奇道:"你怎么会成为乐队主唱?"

商芮是飞行员出身,甚至成绩仅次于温枝的那种优秀飞行学员,只是可惜她在美国学习时,被停飞了,之后便在飞行学院办理退学,跟所有同学失去联系,不知所踪。

而她与温枝再重逢时,已经成了乐队主唱。

没有人知道她发生了什么。

只是贺璨问过,也察觉自己似乎僭越了,他正要开口收回自己问的这句话,不想商芮反而先说话了。

"为了发泄吧,停飞对我而言,跟死过了一次一样。"

贺璨愣住。

商芮低头,用手里的长签戳戳了纸杯里放着的腐,一戳一个洞,她说:"我曾经把飞行当做最重要的事情,从高中开始就为报考飞行员做准备,在成功考上飞院之后,我一直坚信自己一定能成为飞行员。"

结果,命运跟她开了玩笑似得,她被停飞了。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停飞,所以停飞之后,我从美国回来,整个人都很崩溃,当时学校的老师都在劝我,转到地勤专业也好,好歹能拿个毕业证。"

但她需要的,从来都不是毕业证。

贺璨:"所以你就离开了学校,证明你自己并不需要那张毕业证。"

商芮猛地抬眸,向贺璨,眼底迸发出奇妙的神采。

"怎么了?"贺璨也被她的神色,弄的有点儿莫名。

商芮笑了粉扑-儿文=~學)起来:"从来没有猜透过我的心思,你是第一个直接明白的人。"

"那你也没跟别人说过吗?"贺璨问道。

商芮朝他眨了眨眼睛:"也没人问过啊。"

贺璨怔住。

商芮说:"别人一听到我被停飞了,不是觉得我很惨就是怕我想不开,生怕多问两句,我就心理脆弱到一头撞死自己。"

她的声音充满自嘲,那块始终不曾示人的柔软,此时血淋淋的被露了起来。

其实她并不害怕直面自己的失败,反而是别人更害怕。

他们怕自己想不开,她回到国内之后,不管是老师还是自己的父母,都在告诉她,别多想,即便不能飞行,她依旧还会有美好的未来。

从来没有深入跟她聊过,告诉她应该去直面这段。

贺璨笑了粉扑-儿文=~學)下:"我觉得你不会。"

商芮挑眉:"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因为你在舞台上很有生命力,你在另外一种方式释放自己,"贺璨轻声说道。

商芮突然叹了一口气。

贺璨挑眉:"怎么了?"

"可惜我为了保护嗓子不喝酒,要不然一定跟你大干三碗白酒,"商芮朝他来,眼底闪着几分轻笑。

贺璨:"因为我很懂你?"

这句话让商芮陷入沉默,同样贺璨也是。

有种暧昧在两人之间,悄然弥漫着,如同缠丝似得,萦绕着彼此的心头。

商芮低头,她手里拿着的竹签快把腐戳烂了。

贺璨也微微偏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拿起一颗鱼丸,正要咬一口,就听到身侧响起了她的声音。

"对,你很懂我。"

贺璨转头,正正撞上了商芮微带着笑意的眼睛。

第二天,商芮到了郊区的民用机场,刚跟教练聊了几句,她是这里的常客。没事就会来开两个小时飞机,而且她自己有飞机执照。

商芮想着下午还要拍摄,便想赶紧飞完。

这样才好赶回去。

当她准备前往停机坪,登上飞机时,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对方穿着一身经典色飞行夹克,黑色长裤,挺拔又修长的身形在今天的蓝天白云之下,显得格外舒展。

虽然现在是二三月份,厦江天气尚有些凉。

但对方似乎并不觉得,飞行夹克的拉链都没拉好,就那么敞着。

"商芮,"教练走在前面,见她站在身后,不由问道。

商芮却依旧站在原地,望着不远处的人。

兴许她一直站着,也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商芮?"贺璨走过来时,脸上也带着惊讶。

商芮着他这一身打扮,跟之前两次见他的西装革履都不一样,显得更随性不羁,起来他倒是像个飞行员。

"我之前订的一架轻型飞机到了,今天过来试飞,"贺璨解释。

商芮有些惊讶,下意识反问:"你会开飞机?"

说完,她察觉自己说的有些不礼貌。

但好在贺璨并未介意,反而笑道:"跟你肯定是不能比,但是我也考了飞行驾照。"

商芮点头。

就听贺璨问道:"所以有没有兴,跟我一起试飞?"

商芮略有些惊讶,她忍不住问道:"你的飞机是什么机型?"

贺璨:"是钻石da40飞机。"

商芮这才放心:"正好我有运动类飞行驾照。"

不同于民航大型客机,每种机型都得培训之后拿到执照,这种轻型飞机,只要持有运动类飞机驾照就可以开大部分的机型。

钻石da40属于是世界上比较受欢迎的轻型飞机,很多有钱人都会买。

"那还等什么,走吧,"贺璨甩头。

本来跟在贺璨身边的教练,茫然开口:"那我呢?"

"你休息吧,"贺璨嘴角泛起星点笑意,显然跟商芮一起飞行,足可以让他心情愉悦。

两人走到刚被推出来的飞机旁边,还一次都没被用过的飞机,外表泛着银色光亮,线条流畅,有种振翅欲飞之前的安静。

"要不你来坐主驾驶,"突然贺璨向商芮,这么提议。

商芮有些惊讶,毕竟这是他的第一次试飞自己的飞机,却愿意将主驾驶的位置交给她。

贺璨没再说话,而是安静望着商芮,眼神温柔而坚定。

终于商芮在他的眼神之下,开始走向飞机左侧驾驶座,直到她坐了上去。

飞机在跑道上准备好了之后,便等待着塔台指示,直到开始滑行。

商芮头上戴着耳机,双手紧紧握着操纵杆,像之前的每一次飞行那样,干脆而利落的起飞,贺璨坐在一旁,偏头望着商芮。

他的心跳也随着飞机的攀升,在不断兴奋雀跃着。

只是他自己深刻明白,这种雀跃并非是因为飞机正在上升的缘故。

而是因为

贺璨偏头着左侧的姑娘,金色阳光从驾驶舱玻璃洒落进来,落在她的脸颊和发丝间,不同于昨晚在酒吧舞台上的浓烈明艳的舞台妆,今天她显得素面朝天,但皮肤却反而格外通透干净,甚至被阳光一照带着隐隐透明感。

他是因为眼前这个姑娘才这样心跳加速的。

周末,贺璨飞往北京,在谈一批的合同,又约了几个老朋吃饭。

席间正好有个朋是开制作公司的,聊到公司里正在搞的一个节目,是乐队竞赛的那种,还笑着说:"哥几个,还记得咱们大学时候搞的乐队,要是当时有这节目,说不定我们就红了啊。"

"主唱还得是贺璨,他这小子这张脸多帅,就算到现在咱们都有了啤酒肚,他还是这样高挑挺拔,"一个朋笑道。

贺璨笑了粉扑-儿文=~學)下,却心里惦记这个乐队节目,他感兴的问道:"你们这个节目是怎么比赛?乐队还能比赛?"

"怎么不能了,练习生听说过吗?找一百来个男孩过来参加比赛,每期投票,最后选九个人成团,出一个这种节目火一个,全民造星。"

对方边笑边解释,知道他们在场的很多不懂,便干脆多解释点。

"我们这个乐队竞赛呢,找点稍微有名气的乐队,再找一批地下乐队,凑几十支,再搞个比赛,到时候再造势一支黑马乐队出来,炒作炒作,基本上都能火。"

粉丝或许觉得这是什么舞台啊、梦想啊,但在圈内人来,全都是生意经。

贺璨轻笑了粉扑-儿文=~學)下,没再说话。

只是饭局结束时,他故意说提出要送那个制作人回去。

两人坐车上,对方就着他笑了粉扑-儿文=~學)起来:"行了,说吧,有什么事。"

"你怎么知道我就非得有事,"贺璨还故意兜了个圈子。

制片人靠在后座椅背上:"都是兄弟,你跟我有什么不好说的。"

"你们这个乐队节目,什么时候开始?我能推荐一支乐队吗?"贺璨问道。

对方这才睁开眼睛,朝他过来,显然没想到他开口的是这件事。

贺璨见他这神色,淡然道:"怎么,不方便?"

对方沉默了几秒,扑哧一声笑了粉扑-儿文=~學)出来:"不是不方便,只是觉得你这位大少爷,居然好心给别人推荐,你以前不是最怕麻烦,也是最怕欠人情的?"

"这次不一样,"贺璨说道。

制片人也不知是喝多了,还是平时就是这么个刨根问底的性格:"怎么不一样?"

"我觉得她就应该注定在舞台上大放异彩,"贺璨垂眸低笑了粉扑-儿文=~學)下。

制片人望着他,突然一拍大腿。

他激动指着贺璨,说道:"你知道,你知道刚才像什么吗?"

贺璨朝他瞥了一眼。

"就是我经常在娱乐圈见到的粉丝,我家哥哥姐姐就是最棒的,天生为舞台而生的,"对方说着就又把自己逗笑,他说:"其实那些哥哥姐姐,基本都是包装出来的,唱功说不定还没音乐学院没毕业的大学生好呢。"

贺璨这下才彻底黑了脸,但最后还是说道:"我不是,你可以去听她的现场。"

好在对方也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他直接说道:"既然是你开口,那就让他们到节目面试,走个流程。因为这个我们也会有视频拍摄,到时候节目上会当成幕后花絮播放。"

他生怕贺璨因为这个有意见,还特别强调说:"你放心,只是走个过场,我一定会让他们上的。"

毕竟这个节目也不是请一两支乐队,要真是一两支,他确实不敢说的这么肯定。

但这次节目最起码要邀请三十支乐队呢,走后门塞几支,压根不出来。

这个面子,他还是愿意给贺璨的。

贺璨听他这么说,当即笑道:"你也放心,你只要让她参加,她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一周后。

商芮正在乐队租的工作室里练习,最近他们即将发表一首单曲,不得不说,整个乐队都挺紧张的,大家勤奋练习,想要将现场表演好。

当一曲结束时,不知从何时进来的经纪人,赶紧拍手。

"来来来,先暂停一下,"经纪人赶紧喊道。

众人停下手里东西,抬头朝经纪人望过来,他赶紧说道:"刚收到一个好消息,有个综艺节目,是乐队竞赛类型的,给我们发来邀请,说是想让我们去面试。"

"给我们发来邀请?"鼓手不敢置信:"我们已经这么红了?"

"别废话啊,面试是在北京,我们订好了后天前往北京的机票,你们一个个都给我打起精神,这可是你们一夜爆红的机会。"

对于经纪人的鸡血,众人嗤之以鼻。

只有商芮突然问道:"你机票订的哪家航空公司?"

"联航的啊,"经纪人说道。

商芮很满意的点头。

经纪人无语说道:"你说你在联航那么多熟人,他们怎么也不给点我们内部优惠什么的?"

"你是人家内部员工吗?"

商芮冷淡问道。

经纪人:""

他就不该多这句嘴。

到去北京那天,商芮到了机场,还忍不住四处望了两眼。

那天在民用机场能碰到他,今天也算是来到了他工作的范围之内,说不定也能碰见吧。

但是巧合并未来临,商芮一路上了飞机,才发现自己的失落是那么明显。

她甚至自己都无法忽略。

在到了面试现场之后,他们才发现阵仗还挺大,居然还有专门的摄影团队,而且外面等待的乐队,也并不止他们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