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亲传弟子?亲传他们如何在外丢人现眼吗?(1 / 2)

「何人躲躲藏藏?」

北冥刚办完洛熙晨交给他的任务,旋即便察觉身后有人尾随。

行踪既然已经暴露,来者也不再隐匿,当即现身。

北冥皱眉:「又是你们!」

余靖童不怀好意的笑着:「哟,这不是那女魔头的小师弟吗? 听说你师姊弟俩感情甚佳,你说要是我们抓了你,那女魔头会不会来救你?」

单宇涵在旁附和:「是啊! 我们是打不过洛熙晨,不过若你在我们手中,想来她应当也会投鼠忌器吧?」

北冥冷哼:「那你们试试?」

余靖童和单宇涵说到底也是一宗之主,武功自然不差,而北冥现在的实力也确实打不过二人,但他身为君陌璃的弟子,岂会坐以待毙,任人摆布?

他温驯傻萌的一面只会在君陌璃和洛熙晨面前展现,在外人面前他永远是一副桀傲不驯、冷峻不容亲近的模样。

余靖童和单宇涵刚要出招,却忽闻一道女声在众人耳畔响起。

「同是天涯沦落人,同病相怜。没想到单宗主和余宗主素来水火不容,如今却凑在一起抱团取暖,当真是难能可贵。」

出言者并未现身,声音忽远忽近,让人难辨其位。

然众人一听这妖媚中透着危险的声音便知来者何人,顿时如惊弓之鸟,心中慌乱无主,四下张望,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却始终只闻其声不见其影。

待他们再次回头,洛熙晨不知何时已然站在他们眼前。

单宇涵慌了,说话吞吞吐吐:「洛熙晨!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洛熙晨讪笑:「嗯? 很意外吗?」

看见洛熙晨的那一霎那,余靖童目眦欲裂指向她,咬牙切齿:「洛熙晨! 那日你杀我亲传弟子,我今日……」

洛熙晨可没那个耐性听他把话说完:「亲传弟子? 亲传他们如何在外丢人现眼吗? 不过你老人家也真是心大,自己徒弟多少斤两你难道不知道? 你是太看得起自家徒弟还是看不起我剑雨楼?」

「你!」

余靖童气得浑身发抖,眼看就快要气晕过去,莫槐安见状连忙伸手搀扶:「师尊! 洛熙晨,你莫要欺人太甚!」

见余靖童这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洛熙晨乐得很,继续火上焦油。

「我难道说的有错? 哦,见着余宗主我倒是想起来了,上回在海州之时你派门下弟子半路拦截,欲趁我重伤内力尚未恢复之际除之后快,这件事我还没找你清算呢。只是人人都知道家丑不外扬,余宗主你也真是,居然放这么些货色出来丢人现眼,也不嫌害臊。你们趁我重伤之际拉帮结派的要来杀我,结果来的人全死光了,哦,对了,还跑了一个。而我如今却好端端地站在这,你说你丢不丢人?」

洛熙晨说「还跑了一个」时,食指刻意指向莫槐安,当众讽刺他危难当前生死关头贪生怕死抛弃同门。

始终在一旁默默观察形势的单宇涵暗暗垂下眼眸,眼珠子四处转悠,显然是在盘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