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20】他们什么时候熟悉到可以这么轻松地讨(1 / 2)

心动(1v3) 孤羽 2474 字 7天前

姜颂回到教室时,铃声刚响起,英语老师已经摊开英语试卷在桌面上了,投影仪刚打开,教室里为了避光,窗帘都拉上了。

她回到座位上才看到温承宇坐在她的位置上了,她只能坐到同桌的位置上,她朝后看了眼,李蕊再跟她使眼色说是温承宇非要换的。

姜颂想要去拿桌边的玻璃杯,温承宇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头,随后扬起唇角:“沉知年跟你什么关系,三番两次给你送东西,是喜欢你吧?”

姜颂往后靠了靠,抿了口水,没有想到搭话的态度。

温承宇撑着头看着她,目光专注,逐渐变得温和,他之前就发现她笑起来梨涡,温婉沉静,又有点小脾气,这是温承宇此刻的认知。

再往前的认知,他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讨厌她没有太多的理由,仅仅只是林菀是他的表妹。

从小他们一起长大的,每逢听到林菀讲起姜颂,听得久了,好像她就是那么讨厌的人了。

姜颂知道他在看自己,眼尾余光都瞥给他,专注地听英语老师分析讲解试卷。

温承宇对英语有着天生的厌倦,偏科严重,英语老师对他更是又爱又恨,人是聪明,就是不明白为何学不进去英语。

因着温承宇是教导主任的儿子,英语老师多少还是偏向他的,课上又提问他了,这次姜颂没挡住试卷,他顺利地答出了解题思路。

得到英语老师应允落座后,他给姜颂写了张小纸条——

“谢谢啊,渣女。”

姜颂翻了白眼,在纸上快速写了两个字——

“白痴。”

温承宇可能是被气笑了,他勾着唇,唇角弧度难以下压,在纸条上又写了句——

“你好像在打情骂俏。”

姜颂蹙了蹙眉头,摇了下头,小腹部的疼痛感传来,她捂了捂肚子,把纸条团作一团,没再搭理温承宇。

*

姜颂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体侧800米对于正在生理期的姜颂来说就是灾难,刚开始跑的时候还好,到最后队伍散了,她很快就落到了队伍的最后。

温承宇不知何时放缓了速度在她身旁慢跑着,他不解地问:“你不是生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