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54.勾人(1 / 2)

事竟成 赛博小马甲 4792 字 7天前

陈竞一不留神,称呼就从含情脉脉的「哥哥」,变成了没滋没味「一男的」。

“我没情调。”他微微点着头复述

心里不高兴,但是竟然无法反驳,陈竞想了想觉得别扭了,慢条斯理插到底之后没停下,抽出仅剩一个圆头的时候再猛地顶进去。

这招在程珍珠身上屡试不爽,陈竞对她在这种情境下的呻吟格外着迷,不知道能不能算是一种情调。

“你干什么呀……啊……”程珍珠着急地揪着他的耳朵,用气音惊声说,“陈竞!……唔嗯轻嗯……轻点……”

求也没用,没情调的哥哥生气了,憋着力气只做不说,程珍珠看出来了,起初把脑袋窝在他胸前,被拖来拽去失去平衡。等缓过些神来,她开始扶着陈竞肩膀直起腰,自己顶着膝盖上下磨蹭。

“我来。”程珍珠讨好地扳正他的脸,嘟起嘴亲了一口,“我来行不行?”

陈竞妥协,低喘着逐渐向后靠在椅背上,两手从提着她腰的姿势变成虚搂着胯部,真的放她自己来。

程珍珠还从来没试过如此主动的姿势。

这个强度和平常相比相差甚远,陈竞忍到神经紧绷,头疼得要炸开,却也没舍得再把主动权夺回来。身体的快慰是微不足道的部分,精神的满足冲向顶峰。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程珍珠的脸看,好似重新认识了一遍,新奇又悸动。程珍珠有很多面,并且还有太多太多没有被发觉,但是毫无疑问的是,陈竞会喜欢她的每一面。

动作很浅,但是也足够让她不停地又喘又叫,不受控制地仰头发出羞人的声音,隔了一会儿程珍珠觉得难为情,又连忙咬住下唇抑制住。

声音从鼻腔哼出来、从唇缝溢出来,在这个逼仄的四方地里显得更暧昧了。

“好美。”他发自内心喃喃道

程珍珠努力把眼神聚焦,视线和陈竞相撞,像是要被吸进那里面的深邃,心惊胆战捂住他的眼睛,嗔他,“变态。不许看。”

陈竞把她的手握住,五指挤进缝隙交缠着,执到自己嘴边亲吻,程珍珠被烫得往回缩。

“我们现在看上去谁是变态?”

他衣衫齐整,被一丝不挂的不良少女霸王硬上弓。

“你!你是!”程珍珠蓦地烧红脸,揪着陈竞的衣领拉扯,“快脱了!”

陈竞含笑,纵容说,“好,不要拽。”

行,听上去是这个女变态倒打一耙。

程珍珠哼哼,恶狠狠地瞪,帮助他把上衣兜头脱掉再扔到地板上,”裤子!“

这回陈竞笑意更盛,单手抱着程珍珠站起来,另一手褪自己的腰头,“我脱,别生气。”

他脱着裤子,装作无意地埋在身体里碾转,就为了听她失控地叫,程珍珠憋憋屈屈地咬着陈竞的肩膀,抓他后背泄愤。

“唔唔唔唔!!坏哥哥!……”

这么喜欢玩?

程珍珠为了贴合角色,把指甲修剪得又短又整齐,陈竞的痛感很轻微,更多的是痒,从她下手的地方一直延伸到很远。

“不是很喜欢哥哥吗?”

怀里的人愣了,猛然抬起头,眼睛眨了眨,老老实实说,“你还是别自己叫自己哥哥了……有点油——呃啊……”

陈竞气蒙了,喉头哽住,胸膛起起伏伏,挺腰不管不顾地捣进去,吻住程珍珠说话不好听的嘴,向旁边的床上倒。

“别,这个床不行……啊嗯……”

确实不太行,“嘎吱嘎吱”响,可能是床板的什么螺丝松了,程珍珠自己睡觉翻个身都会很吵,更别说陈竞这么用力了。

“……服了你。”

他咬着后槽牙,抱起怀里的人重新提到自己身上,在地上站好。

程珍珠嘻嘻哈哈抱住陈竞的脑袋胡乱亲吻,“辛苦哥哥。”

“不辛苦,我很油。”

程珍珠没忍住开始大笑,声音被冲得散碎暧昧,“……不油唔……”

“晚了。”

记仇犯小脾气的陈竞过于可爱,她从梳妆镜里看到自己欢快荡悠着的腿,侧过脸狠狠在他脸上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