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很有感觉H(phonesex)(1 / 2)

即便在沉秋安和路云窗不成文的同居合约里约定好了两人要每天做爱至少一次,事情也最终总是因为沉秋安工作原因的杂乱安排导致她们并不能如期完成指标。

恍然间,一周时间过去了,两人也有同床而眠的晚上,却没有再实践过更亲密的接触。

今天更甚,仅仅是参加新剧的开机誓师宴,沉秋安已经来到了S城旁边的H城。

白日里的剧本围读、人物讨论、拍定妆照等还算有趣,晚上就是和一些资方代表、制片方、宣传单位的半生不熟的人吃饭,免不了席间的觥筹交错、虚与委蛇。

能够放空自己思绪的任何间隙,沉秋安都会想起路云窗,好想和她相拥躺在床上——哪怕两人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睡去,也觉得好幸福。真的好想她啊。

在这种根本避之不及的场合,沉秋安不得不喝了不少酒,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些飘忽。

偏偏这时候,不死心的男主演肖慕还来关心她,不知道她已经是有妇之妇了吗?!

“秋安,你还好吗?要不要我先送你上楼休息?”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我助理就在外面。”

“那——那我扶你到大厅门口?”

“不,不用麻烦你啦,我自己能行。”沉秋安推开他,歪歪倒倒地朝前走。

两人在这边拉扯了好一阵子,小文才进来找到沉秋安将她带走。

回到楼上酒店房间的沉秋安是彻底醉倒了,意识不清的她抓起电话就开始跟路云窗通话,结果根本都还没把电话拨出去呀。这可把在旁边看着的小文笑得不行。

“小船,窝好想泥。”沉秋安眼带泪花,含糊不清地说出这句话时,小文帮她拨通的微信语音也正好接通了,话筒那边的人似乎有些尴尬,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

“你,喝醉了?”路云窗的声音有些闷,嗓音听起来带着不少困倦。

“秋安姐确实喝醉了,但是非要跟你讲话。还没打电话就已经讲了好多了。”

“哈哈哈。”路云窗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那麻烦你了,还是照顾她早点睡觉吧。”

“好的,你放心!”小文满口答应,却争不过酒醉人的牛劲儿。

“不,不要挂电发,呜呜呜,窝好想泥。”

“……知道了。我也很想你,但是今天晚上先乖乖睡觉好吗?”

“那,那泥斗这样说了,好叭。”

在小文的贴心照料下,沉秋安顶着通红的小脸蛋,早早进入了梦乡。

白墙上悬挂的时钟指针刚刚指向六,沉秋安便苏醒了。

百无聊赖地玩了会儿手机,哪怕知道现在给路云窗打电话会打扰到她,还是忍不住按下了通话键。电话才响了几声,很快便被人接通了。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嗯——小安?”突然,路云窗低哑磁性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进沉秋安的耳朵里。

“你在干嘛?”沉秋安被激得身体一抖,思维也跟着掉线,没话找话起来。

“我在——”路云窗笑了起来,声线低沉,“我在跟你通话呀。”

“哦,”沉秋安感觉到了一点点尴尬,“那,那你跟我通话之前在干嘛!”

“……”路云窗下意识地想说“在睡觉”,但是想到些什么,便回答她,“在想你。”

“嗯!竟然和我一样!我也在想你。”临时改弦更张的回答显得令沉秋安满意极了。

“对不起,”沉秋安最终还是主动道歉,“打扰你休息了。”

“没事儿。一天的时间还很长,实在困了可以补觉。昨天晚上你就说好想我了。”

“诶?是吗?”这话倒是让沉秋安头脑中闪回了一些模糊的片段。

“是啊。小文还说,电话都还没拨出去,你就开始跟我讲话……”

沉秋安安静地听着路云窗给她形容自己酒醉后“打电话”的趣事。

“就是这样。不过你也不用害羞,这样的你还挺可爱的。”

“嗯!”沉秋安小声应道。

“你不开心了吗?”路云窗听出了沉秋安的兴趣淡淡。

“没有啦。”沉秋安有些吞吞吐吐,“就是觉得现在的你,说话的声音好特别,可能是因为被我从睡梦中吵醒的缘故?就,就觉得好好听呀,让我很喜欢,很有感觉。”

“特别?”路云窗疑惑地重复,又很快抓住了真正的重点,“很有感觉?”

“啊,嗯。”沉秋安大方承认,“很有感觉。”

“那小安再仔细说说,很有感觉,是哪里很有感觉?具体有哪种感觉?”

沉秋安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普通的通话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我现在不在小安身边,那小安先帮我检查下腰腹是不是很有感觉?”

“嗯——”沉秋安用空闲的那只手拂过自己的小腹,“腹部只有一点点感觉。”

“那小安往上试试呢?是右边的乳房吗?轻轻地揉揉它吧,再说说有什么感觉。”

“唔,好软,感觉有些发胀,一只手更加包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