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那真的是她,我发誓!!!”

赌城医院,单人病房内,床上的男人情绪激动挥舞着双臂,若不是一条腿打着石膏,他早就在原地上蹿下跳,恨不得把地板跺出窟窿。

房间另外两人对视一眼,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出现错觉是很正常的。”其中一人戴着鸭舌帽,声音低沉,隐隐可见帽檐下方露出的红发,“你需要好好休息。”

另一人坐在窗台上翘着二郎腿,正毫无心理负担地吃着医院为病号准备的水果。“就是,当时那种情况,你认错了很正常。”

男人简直急得要跳脚:“我还听到她说话了!声音也一模一样!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把她带走了!”

窗台上的男人慢悠悠地剥开一颗橘子塞到他手里,问道:“当时除了你,还有其他选手在场吗?亲爱的凯文?”

凯文迟疑片刻,有些心虚地摇摇头。

他有些赌瘾,时不时就要去摸两盘,这次背着女朋友偷偷去了全世界最大的赌场,本想好好玩几天,谁知却碰上了那种事。

更要命的是,在他蹲在原地被人用枪指着,又被一个长相妖异的人不慎开枪击中了腿后,他竟然看到克莉丝出现在眼前。

凯文一度以为是疼痛产生的幻觉,毕竟那人戴着面纱看不清全脸,可无论是身形还是出招动作,简直和克莉丝一模一样。

或许只是巧合?

结果那人开口说话了,惊得凯文当场瘫软在地。

他之前是蒙特学院的替补选手,因为实力平平长期得不到上场机会便退出了竞技场,与克莉丝算不上认识——毕竟克莉丝压根没认出他来。

可哪个竞技选手不认得克莉丝啊?获救之后他第一时间给奥斯卡发信息,想要告诉他这个“死人复活”的特大消息,没想到奥斯卡不仅光速赶到还带来了安德烈,而且看这两人的态度,他们压根不信自己说的话。

“好了,感谢你的分享,这真是个精彩的故事。”奥斯卡安慰似的拍拍他肩头,笑意不达眼底,“我敢打赌,你卖到任何小报都能大赚一笔。”

凯文尴尬地笑了笑,他哪敢跟报社讲,先不说会不会被人当场精神病,自己去赌场的事也会暴露,被女朋友知道就麻烦大了。

想起女友那暴怒的巴掌,再看奥斯卡笑面虎似的盯着自己、安德烈冷若冰霜的表情,倒霉蛋识趣地表示他绝不会再跟第三个人说。

“这就对了,我这是为了你好。”

他假惺惺说了些场面话,与安德烈正要离开,病床上的男人疑惑地问:

“既然你们都不相信,为什么要特意来一趟?”

走到门口的两人同时回头,竟极为默契地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瘆人的微笑。

“你还是多关心自己的腿吧。”

他们租了直升机,一路追踪信号到一片荒地,定位器所在的发圈正孤零零躺在草丛里。正一筹莫展,凯文的消息便神奇出现了。

可惜没等他们高兴多久,毫不知情的主人公便登上了去往某个海岛的飞机。

逃离赌场后克莉丝本想立刻与两个孩子汇合,谁知巴斯蒂安放在他们身上的追踪器显示他们居然在海上。急急忙忙赶到码头,得知刚出发不久的货轮正要运往圣马丁岛。

当时码头一片混乱,他们很可能是被不小心带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