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分卷阅读176(1 / 2)

春满酥衣 韫枝 4362 字 7天前

你开始感动。”

让你这颗冰冷的心,因为我终于有了片刻触动。

虽然代价是,我的死亡。

……

大凛明安二十四年,冬,沈顷再度出征西疆。

来年春,圣上驾崩。新帝登基,彻查当年双生子之事。

而后,又于万恩山下建立庙宇,告慰当年故去英灵。

不知不觉,匆匆又是一年。

当沈顷再凯旋,恰逢祺安与绥禧的满岁宴。

从去岁冬时,到今年秋时,将近一整个年头,沈顷在外征战,连连收复西蟒所霸占的六座城池,生擒轩辕高护,逼得对方签下求和协定。

一向猖獗的西蟒,终于向大凛俯首称臣。

新帝大悦,封沈顷为定国公,郦酥衣为一品诰命夫人。

圣旨下达那日,郦家前来庆贺。

简装,小六儿义愤填膺,直接带着人将孙氏与郦知绫打了回去。

而后又请来夫人的母亲林氏,请其上座。

见了外孙和外孙女,林夫人自然喜不自胜。然,最令她高兴的,还是与郦酥衣相见。

如今她身负诰命,即便是林氏见了她,也要行礼。

眼看着母亲便要俯低下身子,郦酥衣赶忙伸手,拦住她。

“母亲不必这般。”

闻言,林氏抿抿唇,唇角笑意浅淡,可那眉眼之中,尽写满了欢喜。

明日便是孩子的满岁宴,沈顷上次临走之前,她特意一人跑去国恩寺中,去问智圆大师求了一张平安符。

算着时辰,现如今,她应当去万恩山上还愿。

沈顷还在衙上忙,她便唤来玉霜与素桃,备好了马车,一人兀自前去。

秋风萧瑟,树影拂面。

国恩寺还如同先前一般,沉寂而肃穆。

智圆盘腿,坐于素帘之后,见到她来,双手合十,缓缓道了句:“施主。”

郦酥衣亦合手,回礼。

下山时,日头恰恰落下来。

微风一拂,树丛一动,转眼便是黄昏。

黄昏。

她想起适才佛殿之中,智圆同她说的话。

青烟袅袅,老者声音平缓,那双眼似乎洞察一切:

“施主似有心事?”

“我……没有。”

“施主心中有愧。”

郦酥衣正色,清了清嗓,认真道:“算不上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