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第 76 章(1 / 2)

重生回到退婚前 榶酥 9802 字 3个月前

原昨日慕淮衣寻楚燕堂是想求他帮忙说亲,楚燕堂当初说过,他若是有官,他或许还能厚着脸说一说,捐官也是官,所以慕淮衣抓着这点不放。

最后楚燕堂实在被磨没了脾气,只能带着他找楚夫人。

其实楚夫人是知道慕淮衣。

毕竟他留了人在江南,关于楚燕堂的一切她都知晓,包括幼年结拜兄弟行成了拜堂礼事,那时候楚夫人只觉得啼笑皆非,后见到慕淮衣本人,她就有了跟白老太太一样的惋惜,这怎么就是个姑娘呢。

加上慕淮衣三天两往楚家跑,嘴又甜,常常将楚夫人哄开怀已,眼下一听慕淮衣有求于她,且儿子又开了口,她哪里还会拒绝,当即就应承愿意做这桩媒。

楚夫人做事效率极高,次日也就是今日一早就与慕夫人了白家。

慕夫人自然也是慕淮衣信请到邺京专门给他提亲。

有楚夫人做媒,慕淮衣与楚燕堂裴行昭又是结拜兄弟,再加上白家落难那段时间,白家人受了慕淮衣诸多照顾,且他也将慕淮衣对白芷萱真心看在眼里,最最重是白芷萱点了,所以提亲很顺利。

虽然白家没有当场给准话,但都心知肚明这桩婚事成了。

至于楚燕堂何出现在这里,那便是乐平郡主。

楚燕堂怕和亲事传到她耳中,让她郁结在心,他得知裴行昭求了一处避暑山庄后,等裴行昭前脚一,他后脚就带乐平郡主过了。

回府时碰到正从楚家出慕淮衣,慕淮衣得知他避暑山庄,立刻就又拉着他和乐平郡主白家将白芷萱带上了。

有楚燕堂和乐平郡主在,白家自然愿意放人。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样局面。

沈云商听啧啧称叹,得佩服慕淮衣行动力。

“慕大人以后前途无量。”

小舅舅真是慧眼识人,姑苏府衙典史真很适合慕淮衣。

慕淮衣嘿嘿一笑,装模样拱手:“那就承蒙郡主吉言了。”

笑闹过后,游船先后靠岸,众人一道在庄子中闲逛着。

慕淮衣提议钓鱼,姑娘见那边太阳能晒到所以兴致大,便在阴凉处看慕淮衣三人钓鱼。

本楚燕堂裴行昭在这事上也没有胜负欲,但在慕淮衣连续钓上几条,赢后姑娘欢呼赞叹后,二人顿时浑充满了力气,势盖过慕淮衣风。

三人暗自争锋,姑娘乐得看热闹,还时时拱两句火,本放松钓鱼很快就变成了竞技场。

最后还幼稚非数一数数量,必须争个高低出。

沈云商没好气给裴行昭擦了擦汗:“行了知道你厉害。”

裴行昭看了眼孤零零站着楚燕堂和慕淮衣,立刻就神清气爽,感觉自己赢了,拉着沈云商手离开前还忘炫耀。

“我商商最贴心了。”

看着他欠揍背影,楚燕堂慕淮衣脸黑如炭。

赵晗玥默了默,到他跟前也用手帕轻轻擦了擦他额上汗:“这样可以吗?”

楚燕堂立刻化狂风丽日(),朝慕淮衣一甩?()?『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神气万分离开:“非常可以。”

霎时,独剩慕淮衣一人可怜兮兮立在原地。

白芷萱抿了抿唇,紧紧捏着手中绣帕。

他亲事还没有定,自然没有那两人放得开。

但现在看着少年委屈孤零零立在那里,她又觉忍,正上前,却见慕淮衣转朝她:“两只大公鸡,我才跟他比呢。”

白芷萱:“.....”

她由自主看了眼裴行昭和楚燕堂背影,竟然深觉他形容好贴切。

“白小姐,我也吧。”

慕淮衣笑嘻嘻道,全然没有方才失落。

但白芷萱知道,他是在跟她解围,心中愈发柔软了,想了想,她道:“上次送你香囊样式你喜欢吗?”

新帝登基后,白家官复原职,白芷萱第一时间就让人给慕淮衣送了香囊。

慕淮衣曾经说过,等白家洗刷冤屈后,若仍愿意赠他香囊,他便请长辈上门提亲。

慕淮衣收到香囊时高兴都疯了,当即就写信将慕夫人请到了邺京。

“喜欢。”

慕淮衣开心道:“你送我都喜欢。”

少年眼神太过灼热直白,让白芷萱面色微红,她转过眼从怀里取出一方帕子递给他。

慕淮衣惊喜万分接过:“特意给我绣?”

“然呢?”

白芷萱敢看他,轻轻点。

慕淮衣爱释手翻看着,嘴里还住念叨:“真好看,白小姐绣真好,是我喜欢样式,白小姐怎么知道我喜欢青松,咦,还有松香呢,这是怎么做,好特别啊。”

白芷萱想过他可能会欢喜,但没想到他会如此喜欢,心情由愉悦了些,耐心一一回答他问题。

毕竟,谁想自己送出礼物被人珍视喜爱呢。

后动静传到楚燕堂裴行昭耳朵,二人虽然没有回,但都约而同在心中暗道,慕淮衣真,活该他追到邺京琴艺第一人。

赵晗玥凑近楚燕堂,轻声道:“你想话我可以给你绣。”

她第一次知道这个男人在这方面胜负欲竟然如此强,过她很欢喜,这也就证明他在乎她。

楚燕堂刚想答应,转而想到她心疾,握住她略微紧了些,眼神黯淡道:“有你上次绣香囊就够了,以后做这些活计。”

待回了他得找太医给她好生看看,若还是行,就寻遍天下名医。

赵晗玥大约也猜到他是她子着想,她眼神微闪,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只抿唇点了点:“好。”

裴行昭沈云商在最前方,沈云商偏看了眼裴行昭:“你也想?”

裴行昭侧眸觑她:“你想绣?”

沈云商踌躇:“是很想绣,但你实在想赢,也是可以绣一下。”

但她觉着她绣出东可能也赢了,反倒会丢人现眼。

“想绣就我就想。”

裴行昭道:“郡主多给我打几串金珠珠就好了。”

() 沈云商点:“这个行。”

这比让她绣花容易多了。

庄子里有很多供玩乐地方,知道是是嫉妒慕淮衣得了一方绣帕,裴行昭楚燕堂默契停留在射箭地方。

甚至都无需二人打什么配合,就能吊打慕淮衣。

慕淮衣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箭靶,只恨得将那两个故意让他丢人家伙立刻按到水里洗洗脑子。

而他自然也会这么轻易认输,知从哪里弄了一把琴,仰着脖颈高傲往二人跟前一放:“,比!”

楚燕堂裴行昭看着琴双双无话。

比这个,他比过醉雨楼少东家。

于是,二人约回分别看向沈云商和赵晗玥。

沈云商赵晗玥瞥了眼一旁白芷萱,纷纷挪开目光,看天看水看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