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第 34 章(1 / 2)

穿成柔弱小师叔 封空 13687 字 7个月前

李知命没想过会被老乡坑,引起嬴辛的注意可不是好事(),他心头打鼓?()『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表面露出无可挑剔的微笑,向少年点头示意。

差不多了。

李知命如此认为,却不想,嬴辛眼神淡漠地看了眼他,忽而“嗯”了声。

这一声,不是对他。

是对朝岁那句的回应。

李知命:......还真是来找他的?

朝岁见状随口和嬴辛说了两句,便把李知命卖了,

李知命硬着头皮挪动脚步,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凄凉,“少侠寻我何事。”

嬴辛透过他肩看向树边的视线收了回来,黑沉的眼珠,充满审视的打量。

夜风从宽阔的玉台穿过,吹动地面落叶,在嬴辛未置一词期间,不断发出沙沙声响。

落入李知命耳中有点磨人,终于,少年淡声道:“你觉得呢,傲儿姑娘。”

李知命心凉飕飕的,他觉得.....他觉得啊,自己可能遭了无妄之灾。

因为嬴辛最初看他的眼神,像被侵占了领地的凶兽,凶神恶煞,简直明晃晃把“你死了”挂在脸上也不为过,但少年调整的很快,眼帘低垂,便漠然地把所有情绪压了下去,除了他这个被注视的人感受到威胁外,其余人毫无察觉。

可李知命思来想去,要说惹到了,是有一些,但嬴辛不该是这反应。

就在李知命捉摸不定的时候,他身后,前去给朝岁行礼的青阳宗弟子,行礼完,一群少年少女热情地将朝岁围了起来,一口一个小师叔。

“小师叔为何在此,”“小师叔我近来学了套剑法,却不得其要。”“小师叔我刚买了糖炒板栗......”

李知命默默竖起大拇指,流了把辛酸泪,同是地球村,人家已经登顶,成为修真界第一大宗,人人敬仰的小师叔了,他还没出新手村。

李知命幽叹口气,先解决眼前麻烦,却发现嬴辛越过他,黑眸露出了似曾相识的视线。

嗯?

李知命露出意外之色。

这两年,朝岁蜗居在南山峰,甚少插手外事,可架不住旁人来寻他,好歹他是宗内一大半弟子的师叔,师侄请教一一,哪有拒绝的道理。

最初,只有纪元楚隔三差五来南山峰,在宗内其他弟子眼里,这是个奇怪荒谬的举动,南山峰的小师叔断袖且废材,有何请教。

可纪元楚当时是青阳宗弟子之首,加上嬴辛开始渐露锋芒,于是有人效仿,这一下,弟子们惊奇的发现,小师叔似乎与传闻不一样,三言两语的点拨,就能助他们突破瓶颈,所传足以受用终生。

与此同时,众人发现小师叔虽然只有金丹修为,可其他方面造诣超凡,脾气也不似传闻中的恶劣,比许多高高在上的长老好多了,也没什么架子。

虽然小师叔平常懒洋洋的,看起来完全不想搭理他们,但若是脸皮厚一点,主动一点,还是可以得到指点和目光的。

主动就

() 有故事。

察觉到这点,众弟子找到了秘诀,南山峰的山门都要挤破了。

可惜后来貔貅发狂,险些伤到他们,之后再有人来南山峰,都被守山貔貅疯狗似的追咬,小命要紧,众弟子的狂热这才偃旗息鼓。

打不过貔貅,无计可施,连纪元楚都只能作罢。

朝岁甚少离开南山峰,因而艰难才能一见的弟子们,异地相逢,热情无比。

嬴辛注视着一群围着朝岁的身影,尤其是里面穿着天蓝衣袍的纪元楚,眸光如凝了冰。

被冷风吹到少年衣摆边的树叶,忽地被踹了脚。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李知命,微转了转眼珠,短暂细思后,眼睛瞪得像铜铃。

不会有人像小朋友一样争风吃醋吧。

李知命过于不可置信的表情,将嬴辛注意力转移过来,他神情淡漠,本欲说些什么,听到同门叽叽喳喳的嘈杂声,嘴角冷冷一抿。

“打扰了,”他朝李知命道,“我还要追查阴阳师的踪迹,告辞。”

说这话时,少年眼眸如身后天色一般漆黑,李知命心里发怵,直到嬴辛走了才松口气。

那夜在嬴辛黑炎剿杀中,逃窜到天牧城的十方恶鬼,唯一逃出残魂的黄泉师,又名阴阳黄泉师,有化阴为阳,偷龙转凤的功法,简单来说,就是重塑真身。

没错......

那缕残魂是他藏匿了起来。

猜测嬴辛发现了,李知命苦巴巴。他实在无计可施,穿成个娇柔的小姑娘,除了左拥右抱相当容易和享受,可女孩身,好像享受了又好像没享受。

他的鸿鹄之志,异界傲天......不能还没开始就结束吧!

李知命只有赌一把,没想到这么快被发现了,不过嬴辛似乎没有揭穿和算账的意思,李知命放心了些。

“嘟嘟嘟——-1”

灵海里,久违的警报声响起,朝岁揉了揉额角。

玉台上已经不见嬴辛身影,他从台边跃下,消失在夜里不知去了哪。

“嘟嘟——-0.5。”

好感还在降低,朝岁眼神幽幽,在青阳众人想起正事,抄起罗盘重新寻觅黄泉师踪迹的时候,李知命终于得了机会,拽着朝岁单独进了房间。

执手相看泪眼。

“你也是吃饭噎住穿到这世界来的?”

“我吃饭不会噎到,”朝岁环顾四周,“你方才吃了什么。”

李知命眼神一下微妙起来,“嘿嘿”两声,跑到柜箱里,摸出自制泡面,“家乡的味道,好久没吃了吧!”

*

吸溜~

吸溜溜~

室内明亮的灯火中,两人坐在茶几前,对着嗦面。

朝岁埋头吃着,垂在腰后的长发,在窗风中惬意地轻晃了晃,眼睛闪闪发亮。

他遇到了除糖葫芦外,最喜欢吃的东西,看李知命的眼神都柔和了许多,“你怎么做出来了。”

李知命得意不已。

忆往昔峥嵘岁月,他可是全能天才,以致于到这世界睁开眼时,以为自己天选之子要异界称王了,直到发现下面凉飕飕的,好像少了什么......

晴天霹雳——

他竟然被太监了......无耻天道!!

念及伤心事,李知命被打回现实,得意的表情散去,蔫了吧唧地说,“我闲暇时候去新东方进修过。()”

朝岁喝着汤,含混不清地“哦?()?[()]『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了声,夸道:“那是个好地方。”

李知命指着脑袋:“你也是脑海里多了本预知未来的无字天书?”

“系统。”

李知命眼睛亮了,比无字天书还要高级。

朝岁有模有样地学他,找了本书,盖住刚倒入面饼和滚水的碗。

泡面太香啦。

口腹格外满足的朝岁,等下一碗的功夫,想了想澄清道:“我与你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李知命:“?”

朝岁自我介绍道:“我叫朝玄音,来自九州,位诸界之君,渡神劫时被拽来这里,带任务来的。”

李知命脑袋有点懵。

他本想说自己也来自九州,同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听到后面,又不确定了。

“什么任务。”他下意识问。

朝岁:“拯救世界。”

李知命:......

噗。

原来是个中一少年!

比他还一,李知命笑开了花,见朝岁疑惑地看着他,于是捧场地端起茶盏,在朝岁杯子上撞了撞。

“失敬失敬。”

不会是个初中弟弟吧。

李知命内心狂笑,转头从柜里拿出一堆刻有名字的竹牌,“既然如此,我们合作吧,你拯救世界,我称王称霸当九五至尊。”

朝岁扫了眼,竹牌有两种颜色,一类为红,一类为黑。

上面刻有许多熟悉的名字,江叶骅江叶草妖时醉等人都在,牌色为红。

朝岁拿起刻有嬴辛名字的黑底竹牌,眼神意味不明。

李知命大半年没闲着,凭借天书,将当世有头有脸或者潜力十足的人,分成了两派。

“都是敌人,”他气势如虹地握拳,“必须打败才能登顶。”

朝岁指腹摩挲着竹牌,看了看李知命那张柔美脸蛋,眸光明暗不定。

他忽而发现,这人凭着一张女子的脸,竟相当有迷惑性的让他观之不透,看不出虚实。

“这是玄门一脉,”李知命拿出七个竹牌,正给朝岁展示,蓦然想到少了一个‘沈白休’,他低咳摸了摸鼻尖,“没有瞧不起你原身的意思,不小心,忘了。”

朝岁挑了挑眉,李知命岔开话题道:“瞧,这是巫幽门一脉。”

朝岁视线落在为首的‘第五漆明’,微眯起眼:“他是门主?”

李知命:“你不知道?”

朝岁耸耸肩,李知命取来根蜡烛

() ,放在一旁照亮,又拿起玄沐仙尊的竹牌,意有所指地将两人令牌撞在一起。()

“这两个目前最难对付,我都打不过,只有借力打力,在他们之后......”

⑩封空的作品《穿成柔弱小师叔》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⑩『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李知命伸手来拿嬴辛的竹牌,朝岁修长的手指一蜷,握紧了,语气散漫,“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