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第 39 章 心动(1 / 2)

心动研究计划 苏钱钱 14045 字 5个月前

当日江敛看到那份合约才后知后觉,曾经祝嘉会试探自己的那些所谓“程璃哥哥()”的故事,其实主角就是她自己。

合约上写了已收300万订金。

为了钱,靠近自己,撩拨自己,试图让自己变成恋爱脑。

和她编出来的故事套路没什么两样。

可江敛也清楚地记得,在自己说了不原谅后,祝嘉会补了一句,“如果她也有了一点真心呢。?()?『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在江敛眼里,迟来的真心的确比草贱。

可如果这一点真心是祝嘉会的——

江敛又甘愿为她再低一次头。

他来了加拿大,他犹豫着想去找她,可他没想到迎接自己的是祝嘉会和另一个男人牵手的画面。

而他竟已经成了局外人。

……

江敛所有力气都泄在祝嘉会身上,伏在她颈间问,“所以,那一点真心也是假的吗。”

黑暗的卧室混杂着酒精,汗液,以及暧昧不清的黏腻。

祝嘉会双手被压到发麻,听到这个问题时,心扯着跳了一下。

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地否定:“不是。”

江敛眼底微动,抬起身体,在黑暗中看着祝嘉会,许久才又问,“那是爱吗。”

真心有许多种,祝嘉会对杜雪青是真心,甚至对梅姐也是真心以待。

她对江敛的这份真心——

是爱吗。

从一纸合约发展至今的混乱,是爱吗。

祝嘉会几度欲言又止,不敢轻易回答。

她和江敛远隔千里,如今大伯又在病中,在已经欺骗别人一次后,她没有勇气再去许诺什么。

尤其是——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执着的,到底是对江敛的愧疚,还是喜欢。

甚至,是他带来的身体上的愉悦,

戏演久了,分不清了。

“江敛。”祝嘉会想对他解释,“我……”

可江敛的眼底已经又冷了下去。

他只想听到肯定,他不想听那些左右逢源的话,他没耐心。

她就是个感情骗子。

江敛不想听了。

“别说了。”

江敛低头吻住她的唇,只当自己从未问过这样的问题。

如果她说不出来,那就做吧。

……

祝嘉会不知道后半夜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她精疲力尽,浑身痕迹累累,因为过度地疲惫而陷入昏睡。

直到第二天早上被敲门声吵醒。

祝嘉会迷迷糊糊醒来,大脑还有些混乱,睁了睁眼睛,发现自己的□□后,才想起昨晚和江敛发生了什么。

她支撑着坐起来,发现江敛已经起来了,应该是才冲了澡,穿着浴袍从卫生间走出来要去开门。

两人对视,祝嘉会有些尴尬地低下头。

可很快,当她听到门外传来的声

() 音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来的人是祝艋。

他很热情,亲自来酒店接江敛去参观公司和工厂。

“江总早啊,要不要尝尝我们这边的特色早餐?”祝艋在外面说。

祝嘉会心跳瞬间飙升,人躲到被子里裹紧,生怕祝艋忽然闯进来看到自己,而后发出尖锐的爆鸣。

还好江敛没有要祝艋进房间的意思。

他语气淡淡,“麻烦祝总在楼下大堂稍等我十分钟。”

祝艋:“没问题没问题。”

听到门被关上,祝嘉会总算松了口气,可紧接着一颗心又扑通跳起来。

她察觉到江敛在逐渐走近。

隐约听到窸窣的声音,祝嘉会等了会,从被子里探出一点头,看到江敛在低头戴手表。

他已经换好了一身西装,和初次见到他时一样,冷漠又禁欲。

正看着,江敛忽然转过了身。

两人视线再次对上,江敛微顿,走到她面前停下。

缠在身上的滚烫体温好像迎面涌过来,祝嘉会有些不自在,垂下眸。

“昨晚是我酒喝多了。”江敛早上起来看到了祝嘉会胸上的齿印,又后悔心疼。

他当时被情绪裹挟,又有酒精的影响,的确没能控制住。

沉默几秒。

祝嘉会不知道江敛什么意思,但她第一反应——

他是在报复自己吗。

因为她离开前的那晚喝多了,不小心和他上了床,所以他喝多了,也要上回去一次?

祝嘉会眼睫轻颤着垂下,“哦。”

她不想大家难堪,无所谓地抿抿唇,“没事,就当扯平了。”

江敛:“……?”

好一句扯平。

她还真是把彼此的关系算得清清楚楚。

江敛胸前微微起伏,气得想说什么,最终还是被理智压了回去。

他转身离开,“那你自便。”

房间门再次被关上,祝嘉会坐在床上发了会呆,忽然想起忘了跟江敛说一句重要的话,当即披上衣服冲出去打开门。

可过道已经没有人。

江敛走了。

祝嘉会不禁有些懊恼,关门回到房里。

仿佛从一场梦境里苏醒。

可身上那些酸痛让她明白,昨晚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发生。

她和江敛又不清不楚地混乱了一夜。

祝嘉会揉了揉头发,找到掉在沙发附近的手包,捡起散落在旁边的口红,钥匙,悄悄离开了套房。

-

一夜未归,祝嘉会回家的时候,肖娴正在和家里的保姆准备午餐。

“你这孩子,整夜去哪了,电话也打不通。”

肖娴和祝艋虽然担心,但祝嘉会毕竟是成年人,而且梁粤说她被朋友叫走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祝嘉会支支吾吾,编了个借口,“Janine找

我开派对。()”

“怪不得小粤说你被朋友叫走。?()?[()]『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肖娴得空朝祝嘉会瞥了一眼,“瞧你累的,昨晚通宵了吗,快上去换件衣服。”

“……好。”祝嘉会莫名心虚,赶紧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

她先把手机插上电,而后去冲了个澡。

褪去衣服时,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到处是江敛留下的印记。

尤其是胸前的齿痕。

祝嘉会无法想象,江敛到底是多恨……

甚至整夜都不愿意抱一下自己。

洗完澡出来,祝嘉会换上干净的衣服,手机也已经开了机。

她这才看到梁粤发来的内容,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快12个小时。

【我手机没电了,才开机。】

【谢谢你帮我在家人那边解围。】

发完消息,祝嘉会躺回床上想再睡会,可想着没来得及跟江敛说的那句话,又怎么都睡不着。

只好下楼,故作随意地问肖娴:

“大伯回来吃饭吗。”

肖娴:“他今天接待人家江总,怎么会回家吃饭,你找他有事?”

祝嘉会忙摇头,“没,就问问。”

这边刚问完,门外有人进来,祝嘉会扭头一看,竟然是梁粤。

她坐正皱眉,“你怎么来了。”

“小粤来接你。”肖娴笑道,“梁叔叔邀请你去他家做客,他有段时间没见你了,说想你了。”

祝嘉会怔住,本能想拒绝,“可我今天——”

“给个面子。”梁粤笑:“我爸妈做了你最爱吃的菜。”

“……”

亲情牌打出来的确让人不好意思拒绝。

祝嘉会考虑片刻,答应下来,“那好吧。”

她正好也想跟梁粤单独出去,把一些话说清楚。

两人驱车离开祝家。

“你明知道我昨晚跟他在一起。”上车后祝嘉会就开门见山地说。

“所以呢。”梁粤无所谓的语气,“我不介意给你时间去处理。”

祝嘉会:“……”

祝嘉会叹气,“梁粤,我真的只能把你当朋友。”

梁粤不以为然,“我们在节目上相处得很好,你知道的,外面有很多我们的cp粉,都说我们很配。”

“那是节目效果,我演的,你也要当真吗。”

“OKOK。”梁粤不跟她争辩,“你既然答应大伯见面相亲,说明已经放下了以前的男朋友,为什么不能跟我试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