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我粤菜做的特别好吃 𝒽á𝔦𝓽á𝓃𝑔𝓌ô.𝒸ô𝓂(1 / 2)

无餍(Np ) 木木木青 3788 字 9个月前

武炎友归案,审讯接近尾声,江渡屿的全程跟进也差不多结束了,将钟晚放到警署门口后,就开车回了检察厅准备案件的送检工作。

钟晚赶到审讯室的时候,正巧和要被押送去看守所的武炎友打了个照面。一晚上的审讯,男人的脸色苍白。

大概是钟晚的脚步声对武炎友来说印象深刻,在听到前方传来的脚步声时下意识的抬了头。

带着手铐的男人看到她后一愣,接着垂下了视线。

在几个警司押着武炎友经过钟晚的刹那,钟晚开口问到:“他们让你往私厨送炸弹的时候有告诉你目标吗?”

武炎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女人是在和自己说话,摇摇头,声音暗哑:“他们没说,只是让我送过去。但要求了时间,不过那个快递员回到物流站才发现我放到他车上的快递盒,导致最后爆炸的时间点迟了十分钟。”看書綪椡首發網詀:𝖗o𝓊sh𝓊𝔴𝓊❷.𝖈ôⓜ

武炎友说罢就被警司押走了。

而钟晚站在原地蹙眉,不知道沉思着什么。

迟了……

她走进特案组办公室的时候,里面除了陈迦朗都在,看起来都在写各自负责的案件报告。

只有谈议,端着一杯咖啡慢条斯理的往法医室走着。见到她后面不改色的抬了抬手中的咖啡:“来一杯吗?”

钟晚一顿:“好意心领了,但我实在是不想挑战自己的身体极限。”

谈议撇了撇嘴转身便进了法医室。

奋笔疾书的高幸百忙之中抬头,冲着她笑了笑,突然意识到什么眉头一皱:“你没回家休息?”

“九畹醒了,我去了趟医院。”钟晚扫眼顾梦之紧闭的办公室门,又冲着高幸问到:“陈迦朗呢?还有从医院提出来的那几个毒贩。”

“毒贩被修处提到缉毒处审了,队长说爆炸案还有些细节需要他们补充,就也跟过去了。这阵应该在楼下缉毒处的审讯间吧。”

高幸说完钟晚点了点头转身向缉毒处走去,临出办公室前还是停了脚步,回头声音不小的冲着高幸和花赫说道:“我去跟陈迦朗打个招呼,你们先回家休息吧,熬了整整一天,报告下午再写,差了我的报告你们这资料也交不了。”

修谨在面对钟晚的时候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展示着自己最柔软的那面,可即使他外露出的表象是个总身穿素色文质彬彬的处长,也改变不了在贝尔彻耳濡目染的煞气。

比如此刻,就算审讯室中坐在负责记录的警司身边的男人被绷带吊着一只手,甚至身上穿的是一身米色的私服,只是垂眸翻动着报告,却也让桌子后面带着手铐的男人有些怯懦。

钟晚站在监控室看着这般场景突然一笑,一旁的陈迦朗侧首问到:“笑什么?”

她摇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那人看修谨的眼神像是见到了什么凶神恶煞。”

陈迦朗扫眼玻璃后开口询问着信息的男人哼了一声:“修谨还不算?真该让你看看他前两年扑在前线的样子。”

“你和他很熟?”钟晚有些好奇。

虽然特案组和缉毒处算是半个兄弟部门,但她没记错的话,修谨应该是前段时间才任职缉毒处处长的。

和陈迦朗有什么交集。

陈迦朗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我家老爷子退休之前是缉毒办副部长。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一心想让我进缉毒办跟着他学东西,没少跟我念叨。当初知道我选了刑侦方向后差点拿皮带抽我一顿。”

说起陈德劲钟晚有点恍惚。

她对这个十年前把自己从那场混战中救出来的长辈没多大印象,仅有的记忆是陈德劲拉开自己藏身的地下室,将那件充满火药味的警服盖在了自己头上,对她说了句“别怕,叔叔带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