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第 149 章 竞拍(1 / 2)

魔尊只想蹭蹭运气 越浪 18213 字 9个月前

“四</p>

”</p>

“……”</p>

悦得舍内,一尊</p>

。</p>

最终其被四百八?万的价格拿下,??持者高声宣布着结果,一楼的散座中爆发出嘈杂议论声。</p>

拍卖会到?下半场,抬出的东西越来越珍贵,?氛也越来越热烈。</p>

散座里的客人在高价灵石的刺激下兴奋不已,包厢中同样有不少人被?氛?染,推开窗露出面容。</p>

越往高楼层,开窗的人越少。</p>

“玉师兄,你说第五层房间里的都是些什么人?”明泉宗的女弟子问,另外两个男弟子也跟着她看向玉钧崖,露出求知目光。</p>

??三名年轻弟子出门历练的机会不多,是第一次参加拍卖会,不免有些?奇。</p>

“我也是第一次来??里,知晓的不多。客人若想隐藏身份自然不会露面,即使是露面的那些人,显露的也不一定是真容。”玉钧崖如实说,“其实想也知道,能进顶楼的,无非是大宗强者或世家显贵,财力实力二者缺一不可。”</p>

“??样啊!”三名弟子觉得有趣,继续密切观望拍卖进程。</p>

每一间包厢的墙壁上都镌刻着小型阵法,使客人即使门窗紧闭,也能清楚听到拍卖台传来的声音、看清台上推出的物品。</p>

三名弟子凑在窗口附近,却没有开窗,碍于有陌生前辈在,年轻人不自觉想要表现得更沉稳些。</p>

新推出的拍品是一枚灵丹,据说由丹盟长老亲自炼制,丹质上佳,楼上又有数扇窗口被推开,信心满满参与竞价。</p>

而顶楼之上,大多包厢紧闭,??些贵客或自矜身份、或还没被不够珍奇的拍品?动,仍然不肯揭开神秘面纱。</p>

薛霖就是其中之一。</p>

其他人在看拍卖,只有游凭声微微阖眼,像是在困倦,遮盖双手的黑衣袖口下,有光芒在细微闪烁。</p>

指甲盖大小的明珠在他手中??玩,悄然传出只有??人能听到的声音。</p>

“小宁儿,你是不是做过炉鼎?”</p>

朗润悦耳的男声??样说,声音漫不经心带着点儿笑意。</p>

宁修竹也在??里?</p>

游凭声若有所思睁开眼,视线如同穿透窗棂,望入顶楼某间紧闭的包房内。</p>

*</p>

“……小宁儿,你是不是做过炉鼎?”</p>

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不知笑谈?些什么,薛霖忽然?题一转,说出??句?。</p>

宁修竹猝不及防露出紧绷的表情,正在倒茶的手忽地缩回??,像一只忽然被剥开盔甲蜷缩起来的刺猬。</p>

“嗨嗨,别害怕,师祖没有恶意。”薛霖微笑道:“只是随意一问,你若不想说便不说。”</p>

宁修竹略带紧张的目光看?看他,??些日子以来的相处,他还算弄懂?一些薛霖的性子。</p>

??位化神期丹修毋庸置疑的强大。</p>

在夜尧送来涤魂聚魄丹后,薛霖清醒过来,又迅速?自己炼制?一些丹药吃下,以极快的速度??重伤中站起来。得知两名弟子在他昏迷时相继陨落,他只是怔忪?片刻,似乎并未?到多悲伤,立即出面解决?丹盟的动荡不安。</p>

虽然消失数?年,薛霖在丹盟中的威慑力丝毫未减,宁修竹被他带在身边,旁观?薛霖威严有度的御下手段,明??他与华谦不同,他不仅是?人仰望的丹道大能,还是一位手段超群的势力首领。</p>

更难得的是,对于死??的徒弟托付给他的徒孙,薛霖不可谓不?心,一直悉心教导他,?分平易近人。</p>

只是有时喜欢逗弄他、开开玩笑,宁修竹一时间竟不知道他是真的随口一问,还是别有目的。</p>

既然被看出来?,否认也没?,宁修竹定?定神,低声开口:“师祖见谅,弟子不是有些欺瞒您,只是……”</p>

“都说?不要紧,师祖不是在质问你。如果我做过炉鼎,也不会轻易向别人袒露过往。”薛霖?断他的?语,直接问:“那人采补你时,?的是什么采补术?”</p>

一再提及炉鼎、又问询细节,未免有狎昵之意。</p>

但面对医者,细说??些又不算出格。</p>

宁修竹垂下颤抖的眼睫,说:“是合欢宗秘传的采补术……”</p>

采补术虽是邪术,却并不算机密,修真界中无论正道还是魔道都有人修炼此法,只不过魔修光明正大,正道还要暗地遮掩而已。</p>

流传的采补手段种类繁多,有的阴毒,有的温??,有的不会废掉炉鼎,有的则是极端的损人利己。</p>

合欢宗秘传的采补术最?强大,当年醉艳?的府??在玩弄够炉鼎后并不怜惜,??最狠的法子,让宁修竹??筑基期直接跌到?炼?期,体质也因此一落千丈。</p>

“合欢宗不是被游凭声屠?吗,还有余孽?”薛霖啧声,“还魔尊呢,杀人都杀不干净。”</p>

他也不纠结合欢宗的事</p>

,对宁修竹说:“伸手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p>

宁修竹将手腕递给他。</p>

薛霖探过他的脉门,沉吟着道:“你给自己调理过?”</p>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p>

宁修竹点点?,??前在南灵洲的砚山宗时,他勤勉学习炼丹,一直在?自己找办法调理,入?丹盟后,药材资源更是广博。若非如此,他的修?早就无法晋升?。</p>

“怎么不让你师父帮你想办法?”薛霖问。</p>

宁修竹咬咬唇,“我……”</p>

“??,师祖明??。”薛霖继续摸着他的脉,微微皱眉,“你丹道?赋不错,给自己调理得有些效果,但还不够。??样下??,你的修?就只能停滞在金丹期?。”</p>

说到??里,似乎想到华谦,他轻轻叹?口?。</p>

修?高深的丹修不多,像薛霖一样修炼?赋绝佳的丹修是少数,更多人是华谦那样,纵有决心于丹道中精进,却只能止步于走到尽?的寿命。</p>

宁修竹说:“能活下来已是万幸,弟子不奢求修?与寿数。”</p>

“年纪轻轻的,怎么??样悲观?”薛霖露出惊讶表情,“你要是死得太早,我不是??培养你??”</p>

宁修竹有些窘迫,“弟子……”</p>

薛霖摆摆手说:“有师祖在,??是小事。待我替你炼一枚洗髓丹,洗清杂质重塑灵基,体质便焕然一新?。”</p>

洗髓丹是七品丹,难炼制的程度??材料的珍贵却堪比八品丹药,宁修竹原本在?此努力,却遥遥摸不到门槛。</p>

薛霖并不因他做过炉鼎而瞧他不起,还愿意帮他,实在令人惊喜。</p>

宁修竹?激之意溢于言表,倒茶侍候,又被薛霖指挥着给自己捏肩膀,薛霖闭着眼享受,“嗯嗯,就??个穴位,再?力点儿……”</p>

就在??时,楼下的拍卖走向最关键的时刻,拍卖台上推出?最后三样神秘拍品。</p>

倒数第三样是一本半步?阶的功法秘籍,一番追逐竞价后以三千三百万上品灵石卖出,高昂的价格将?氛推上高.潮。</p>

成交后,众人继续紧盯拍卖台,等待倒数第二样拍品。</p>

??持者以灵力护着双手,将一只灵巧精致的小盒捧到台上展示。细心者可以发现,那盒子竟由万年玄冰制成!</p>

万年玄冰??呐,只是??巴掌大小还不到的小盒,造价已高达上百万灵石,其中的拍品又该多珍奇?!</p>

在众人屏?凝神的注视里,??持者小心翼翼将盒盖取下,一枚金灿灿的果子映入眼帘。</p>

??持者说出盒中拍品的名称:“金胎绸玉草所结之实!”</p>

熟悉的名字让玉钧崖向拍卖台张望,又忍不住看向游凭声。</p>

游凭声抬抬眼回视,算是跟他??个招呼。</p>

曾经在碧南秘境里,玉钧崖便找到过一颗金胎绸玉草。</p>

??种灵草不?种植,只能靠?生?养,最难得的是其果实成熟极慢,又比昙花衰败得更快,倘若成熟的那一刻没有摘下,就会迅速腐烂变质。</p>

要不是玉钧崖将那枚果子献给游凭声,游凭声还不知道要花多久才能找到??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p>

金胎绸玉草是炼制洗髓丹的重要材料。</p>

“很巧啊。”薛霖放声:“五千万。”</p>

顶楼传下的干脆叫价让众人一怔,纷纷激动起来。</p>

底价不过一千万上品灵石!</p>

金胎绸玉草的果实虽然难得,却不至于卖到?价,五千万已是??乎要超值的顶价?。</p>

常人参与竞拍,大多一成一成往上加,最多翻一番,??是哪位大能出手如此阔绰?!</p>

拍卖者声音高昂起来,“五千万!还有哪位尊客叫价?”</p>

??样高的价格,按理说不会有人竞争?,叫价者显然是势在必得。</p>

众人仰望着传出声音的房间,只能看到紧闭的窗子,皆认?果子理所当然会被对方收入囊中。</p>

然而就在??持者即将宣布的前一秒,另一道男声忽然响起:“五千一。”</p>

“那是谁?!”众人惊愕起来,纷纷找寻声音传来的地方,发现居然不是顶楼,而像是三楼的某个房间。</p>

“听声音很年轻!”</p>

“难道是哪个大宗亲传弟子出来玩儿的?”</p>

珑娘听着众人的议论勾起红唇,窈窕的身影站在角落里,仰?看着三楼的方向。</p>

叫价的的确是三大宗之一,明泉宗的精英弟子。</p>

真正竞争的却另有其人。</p>

懒洋洋享受按摩的薛霖蓦地睁开眼,声音随灵力清晰传出,“五千五。”</p>

“五千六!”</p>

??一回,对面追加叫价的换成?一个女声。</p>

明泉宗??个弟子没想到??位一直闭目养神的前辈,居然会突然参与竞拍,惊讶之余,不由有种亲身参与竞争的激动。</p>

第一声是玉钧崖替游凭声叫价的,之后兴奋的明泉宗女弟子也想参与,得?他的应允凑到?窗边,放出清亮的声音。</p>

“六千。”</p>

“六千一!”</p>

“……”</p>

??五千万一路升到七千万,新参与进来的神秘竞拍者每次只增一百万,却咬得很紧,一次也不曾停顿。</p>

超出预计的竞拍让??持者脸颊发红,旁观者也不禁随之紧张起来,一时间竟只能听到两边?擂台似的叫价先后起伏。</p>

薛霖眯?眯眼,拂开宁修竹的手起身。</p>

宁修竹迟疑道:“师祖,??太昂贵?,不如……”</p>

“贵?哈,我还没见过比我更有钱的人。”</p>